枸杞茶

u are my world

【印调】关于何撒本《愿岁并谢》的印调!

齐穆熙:

发过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显示不出来。【允悲】


强插小仙女的链接。印调以及试阅


补充:
《愿岁并谢》取自《九章▪橘颂》——屈原
本子文章包括《明星大侦探》衍生cp及拉郎,不收录RPS。
内含插图若干,短漫四格都有。
分级PG-13,就是能安安全全放在书架上不怕翻的那种(大概)。


以上。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all弈)

1

赫连铮X宁弈
早春的第一场雨下得比以往都要温柔,淅淅沥沥的小雨点打在楚王府的园子里,恹恹的花朵因为受了这雨露而娇艳欲滴,亭子周围的小湖泊溅起一圈圈的涟漪,那是极为好听的水声。
赫连铮托着腮坐在亭中,看着对面的宁弈笑得快要冒泡。
“楚王殿下,还有两日就快要到了元宵佳节了。我等无法回我金狮国同我族人共度此等佳节,着实是一遗憾之事。”
“哦?那金狮王子有何贵干呢?”
“我……想请你同我一起去赏个花灯。”
“就……你和我吗?”
“啊、不是,当然不是了哈哈哈。还有天盛各皇子和侍卫们呢!”
似乎是赫连铮的解释太过于有些欲盖弥彰,宁弈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好。”

2
顾南衣X宁弈
宁弈脸上的伤痕实在是太刺顾南衣的眼了。
都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他……都是自己……顾南衣越想越难过,手不自觉地触碰上宁弈的伤口。宁弈被这突如其来的碰触吓了一跳,他抓住顾南衣的手,看向男子清澈的、带着内疚的眼睛。
“不怪你。”
“不怪你。”
宁弈重复了两边,低头用脸依恋地靠在顾南衣的手上。
顾南衣征住了,他僵硬地看着在微风中宁弈那似蝶翼的睫毛轻轻地拍拍翅膀。
“宁……宁……弈”
“嗯?”
“我……喜欢……不……我爱你……”
“我知道。”
在那个黑暗的石洞中,顾南衣吻了自己已经暗恋了许久的心上人。

3

辛子砚X宁弈
珠茵笑辛子砚对宁弈比对大花还要上心,辛子砚带上了少有的不好意思,挠了挠头。正巧,宁弈正拿着刚刚织好的蜀锦过来,兴冲冲地找珠茵过来试衣服。
“哎哎哎快快快!我刚刚织出来的最新样式!”
“噗。”
“你笑什么呀?哎辛院首也在呀。”
宁弈打趣地说道,往辛子砚的方向靠近了一点,眉眼弯成了皎洁的月牙。
辛子砚满脸通红,摆摆手。
宁弈挑了一下眉,把蜀锦递给珠茵。然后抓着辛子砚的衣领,亲了他一口。
“是想要这个嘛?”

4

晋思羽X宁弈
宁弈在晋思羽的房中抱着古琴睡着了,长长的、稍有点曲卷的眼睫毛随着宁弈的呼吸微微的颤动。晋思羽背过手,附下身看向宁弈的容颜,正如凤知微所说的“比大多数的女子还要美”。晋思羽第一次见着这个嘴上不饶人,同自己一般聪明的,不可一世的楚王殿下如此毫无防备的样子,沉寂的心开始重新的跳动。
“晋……思…羽……”宁弈皱着眉头叨念了几句,“坏人……”
晋思羽哭笑不得,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下,盖在宁弈的身上。然后悄悄地凑近了宁弈的脸,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我不善言辞 但你心知肚明 (真人向)


dbq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站了gbcp还是真人der

1)

我叫陈坤,是一个演员。
我近几年才开始重新拍电视剧,刚拍了第二部,就爱上了女主角。
她笑起来很好看,甚至还有点傻乎乎的。我自己也很奇怪,怎么会喜欢上她。

后来我想了想,爱情本身就是奇怪的事情。

刚刚进组的时候,她还会毕恭毕敬地喊我几句“陈坤老师 陈坤老师”,后来我嫌弃她把我喊老了,便让她叫我哥。然后这个小丫头片子开始喊我“坤叔”。
我真想搓几个螺旋丸。

正式有了我与她的交集戏时,她便于我接触的更为频繁。她每次都喜欢欺负我几下,我倒是也喜欢她得逞后的笑容。她那含笑的眼睛里,似乎有着星光散落,眼睫毛翘翘的。好像……蛮可爱的哈。
当她还在穿女装时,还会比较收敛地用语言攻击我。

可她换上男装时,却总爱跟我动手动脚。比如拍完时会掐我的脸,拍拍我的胸。还一脸嫌弃地盯着我的手,说我是非洲人。然后说我们是中非合作拍戏,促进两国之间的友谊。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我发现她有时候会偷偷看着我傻笑。
嘿嘿,哥这张脸还是能够再战五百年的。

我记得一场戏,印象很深。
是小黑屋的,我压在她身上,用鼻子去蹭脸。在场那么多人,我看着她眼底里的光,突然就陷了进去。若不是良好的演员素质,我恐怕就要传来强吻同组女演员的丑闻了。
我那时是宁弈,亦是陈坤。我对她,不过是宁弈对凤知微。
怎么可能真的爱上一个笑得傻不拉几,睡觉姿势也丑到爆的女人?

结果整部戏拍完的第二天,我却发现我爱上她了。

我发现我想念她的笑容,想念她的声音,想念她整个人。
这是水瓶座该死的恋爱方式吗?
现在是早上五点四十四分,我懊恼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手机传来一声微信提醒音。

是她。
「坤哥,我发现我想你了。」
“叮——”
她撤回了。

我……什么情况?
我赶紧起身,盯着手机上的那栏“对方正在输入中……”

「坤哥,发错了。」

我扬起眉毛,手指点了几下。

「哦。」

“叮铃——”
她居然直接打来电话了。
“你你你醒着啊!”
“啊。”
“啊那个、我刚刚那一条就是……发错了。”
“噗,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啊不是,就是,嗯,我才没有想你!”
“太伤感情了吧?”
“不是、也不是那个意思啦。就是说我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我没有喜欢上你!”
她挂了电话,我却征住了。

哦,这个女人。
喜欢我。
喜欢。
我。

「对不起,坤哥。我刚刚说错话了,我对你是兄弟间的喜欢。」
「我也没当真,我知道你怎么可能喜欢上我呢?」
「你长得这么丑。」

她没再发过来一条讯息,两人之间的交流停在了我发的这条「你长得这么丑。」我总觉得怪怪的,因为我现在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转眼间,我忽的明白了。

这是一种在爱情上的失望感。


2)

我叫倪妮,是一个演员。

我爱上了我演的第一部电视剧的男主角,然而刚刚我说错了话。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还是搞不明白他到底喜不喜欢我,也许他真是个好演员。直至杀青,眼里的爱意还未褪去。
我看过原著,我喜欢凤知微和宁弈他们的爱情。
却也不喜欢。
我不愿真成了凤知微,我更不愿他是宁弈。
可我只能以“未出戏”的说法来欺骗我自己。
我爱上的是宁弈。
不是陈坤。

他的那张脸,有时候我也不得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比我的要好看。而真正令我深深着迷地是他的少年气,和他对我的关心。

剧组里,当我一有点什么状况他绝对是第一个过来过问的。而每次都实践起来的,除了助理也只有他了。
他的手掌很大,且骨节分明,握住我的手时那种温暖也很舒服。唯一的美中不足大概也就是肤色太过于非洲人,因此我总是嘲笑他。
中非合作,中非合作。
我想与他建立起一生的合作。

看着他发来的调侃,我不知道怎么回他了。

总有机会的,经纪人给我接了一个综艺,没过几天我们便会再次相遇。



再次看见他时,他刚刚结束了今年的行走。
手更黑了,我更想握住不放开了。

他还是会笑着调侃我,我见他的眉眼弯弯,心中的爱意更加推脱不开了。

于是,中场休息时,我把他堵在休息室告白了。

“小裁缝,我喜欢你。”
“?还演戏呢?”
“不,这次是倪妮对陈坤的告白。”
“我是真心的。”
他的神色变了,变得慌张了。
我不满他的反应,朝他一步一步逼近。

“妹……别开玩笑了哈哈。你怎么可能喜欢我呢?”
“叔,我不跟你开玩笑。这段时间我认清楚了,这不是凤知微对宁弈的爱。”
我很庄重地握住了他的大手。
“这是我对你的爱。”

僵持了一分钟,我开始觉得自己尴尬到死,万一人家真不喜欢我,那我不就特别尴尬了吗?

但是,我听见他用着好听的、清澈的声音笑了一声。
“让女孩子向我表白,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他一拉,变成了他把我按在墙上壁咚了。

他的眼睛很好看,睫毛不比我短,瞳色是浅浅的棕色,被窗外的太阳光照得流光溢彩的。
他凑近,我的心不住地跳动。
最终他的吻落在了我的耳边,伴随的是他身上阳光的香味。
“我也,好喜欢你。”

3)

我是赫雷,是一个新生代演员哦。
我现在在录制快乐大本营,跟着校长和妮姐一起。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自从半途的中场休息后,两个人就跟粘胶水一样再也分不开了。
这是新的宣传手段吗?





END

致我爱的为数不多的GBcp 





列车 (谭阳X赵鹏程)

文风丧病

------------------------------------------------

赵鹏程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谭阳知道为什么,所以只有他在被骂的时候特别低三下四,就差没哭着跪下求赵鹏程原谅了。

武薇作为一个赵鹏程全国粉丝后援会会长,除了日常感叹自己男神的怪脾气之外,还顺便私下不止一次的想套谭阳的话。
可惜一次都没成功。
谭阳充分发挥了红岩里的江姐精神,打死都不说,因为他说了他就会嗝屁得更快。

结果在被其他人三个人灌酒之后,就吞吞吐吐地说了。

在前不久在列车上实行抓捕的时候,谭阳亲了赵鹏程一口。嘴对嘴还伸舌头的那种。

谭阳是真感谢纯情老处男赵鹏程没当场用手中的枪打死自己。

其他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感叹谭阳的年轻有为以及沉迷于美色到了不要命的地步。

记得那天阳光挺大的,谭阳还特地让场外指导的顾小天冰镇两瓶水,一瓶给自己,一瓶给赵鹏程。顾小天当时就骂了一句:“你笑得像个傻逼。”
获得了谭阳的一巴掌。

警队上上下下早就看出来谭阳对赵鹏程的小猫腻,就可惜赵鹏程不知道。所以特别每次行动都给他们安排在一队,毕竟这两位好了我们就可以看到老妈子谭阳天天追着赵鹏程屁股后面让他吃饭睡觉了,我们辛苦的骨干赵鹏程副队长可以好好休息了。
啊,真纯洁的革命友谊!(屁)

现在列车行驶得都稳稳当当的,谭阳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抱住站不稳的赵队。他要万分感谢那个歹徒,虽然已经被他打死了。要不是他惊慌失措的暴露了,赵鹏程就不会冲上去护着谭阳。后来列车进了山洞,又响起几声枪响,谭阳心一急就把赵鹏程扑到走廊尽头的杂物间里去了,顺便打死了那个歹徒。
杂物间不大,两个男人塞进去有些挤,再加上一些杂物,谭阳迫(chao)不(ji)得(kai)已(xin)地圈住了比他矮一大截的赵鹏程。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谭阳稍稍一低头就可以听见赵鹏程的呼吸声。
“谭阳。”
“嗯……啊?赵队怎么了?”
“我们可以出去了。”
“哦!好、好的赵队!”
谭阳笑着打哈哈,赵鹏程面无表情地推开谭阳撑在头顶上的手。这时候列车好死不死地颠簸了一下,谭阳一个打滑就亲上了赵鹏程。

意外的柔软。谭阳鬼迷心窍地伸手抱住了赵鹏程的头,加深了这个吻。口腔里是淡淡的茶味和武薇上车前给的奶糖的味道,谭阳就这样不断地索取着。赵鹏程从被吻上那一刻就懵了,就任由谭阳亲着自己。亲了快一分钟,列车突然响起的旅客提醒惊醒了两人。谭阳离开了赵鹏程的唇,看到了赵鹏程红着的眼眶和脸。
真可爱。
“咔-”上膛的声音???
赵鹏程皱着眉头,眼底里的愤怒和羞耻几乎快烧出来了。
完蛋了。
谭阳本着做鬼也风流的心,打算迎接死亡。

“嘭!”赵鹏程踹开了门,红着耳尖走了出去。

留下谭阳一个人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

赵鹏程一个人在办公室划着手机屏幕,微信里面谭阳的最新消息是在前两个小时,正当他还诧异谭阳不是说今天晚上要找他道歉的时候,武薇就来电话了。
“鹏程哥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
“谭阳喝醉了酒在大街上哭着说要找你道歉!”
“什么???!”
“总之你快来!在我们经常去开小灶的地方!”

赵鹏程抓起椅子上的外套,跑了出去。

正当赵鹏程开着车来的时候,谭阳正抱着电线杆举着酒瓶子,高歌:“啊~爱情呐~你为什么如此折磨人~”
另一边的三个人急忙要阻止谭阳继续爬上去,赵鹏程锁了车跑过去。
“这小子喝了多少啊?”
“……不清楚,反正把那家店的存货给喝一大半了反正。”
谭阳一看见赵鹏程就哭了。
“赵队我错了,我不该伸舌头……对不起……”
赵鹏程一下就红了脸,一巴掌盖上了他的头。
“呜呜呜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你先给我下来!”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下来!”
“好好好,我原谅你了,赶紧下来,丢不丢人!”
谭阳立即把酒瓶子往天上一抛,跳下来像个巨型犬抱住了赵鹏程。
武薇眯起眼睛,轻咳几声:“赵队,打昏他塞车里吧。”
“……好,谢谢。”

次日谭阳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的一张陌生的床上。
“醒了?”
“你……赵队???!”
赵鹏程靠在门框上,指了指谭阳旁边的衣服。
“赵队你还脱我衣服!?”
“是你自己昨天晚上死活在车上拉着我说要去我家,然后一到我家就开始脱衣服的!”
“昨晚……哦!!!”
谭阳在那一瞬间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赵鹏程看着他好笑:“现在知道丢人了?”
“对不起,赵队。”
“我又没怪过你。”
“?”
“我喜欢你。”
“???!”
看着谭阳的懵逼脸,赵鹏程觉得自己真是做了个错误决定。
“算了当我没说。”
谭阳一下子就跳起来,跑上去抱住了赵鹏程:“不行!!”

“谭阳你他妈还没穿裤子呢!”
“又没关系反正你总要看见你男人的**!”
赵鹏程气得整个人发红,踹了谭阳一脚。

再后来,他们俩就开始了没羞没躁的秀恩爱日常。武薇作为阳程全国粉丝后援会会长,她总是对当时给赵鹏程打电话的行为自叹不已。

------------------------------------------------

被顺顺给萌到的产物。